目前日期文章:200907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近全聯福利中心的廣告是提倡全民運動,友友也不落人後,來段全民運動操,他做得可賣力的咧!

 

 

友友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昨天就聽說今天會有日食,但是我沒把它放在心上,反正我也沒準備什麼可以看日食的道具,心想就隨緣吧!

早上起床後,跟友友吃完早餐就開始玩耍。玩到一半,突然覺得光線怎麼變暗了。看看窗外,陽光也變得很詭異,曖昧不明的光線籠罩大地,不像是要下雨的陰天。我突然才想起,是日食。

於是趕緊抬頭看窗外的天空,想知道太陽已經變成什麼模樣了。當然,雖然是日偏食,光線還是很刺眼的,所以除了一團白花花的光之外,什麼也沒看到,而且眼睛很刺痛。失望之餘,還是好想看看被吃掉的太陽怎麼了,就開始找找有沒有可以濾光的東西,但是怎麼找也找不到。「對了,拿相機和DV來拍拍看。」我心裡打起這個主意。

首先,我用相機對著太陽拍,我有點懷疑這樣對相機是不是會有不好的作用,所以試拍了兩張白花花的相片之後,就先停手;另一方面也當然是因為光線太刺眼的關係(我是白痴,不知道這樣的行為簡直就是扼殺相機)。這時,我看看窗外的盆栽,誨暗的光線照射在葉片上,卻反而顯得脆嫩鮮綠,葉脈也特別清晰。於是又趕緊拍下幾張照片。接著,我又拿起才買沒幾天的新DV,對著太陽,毫無顧慮的猛拍了大約有10秒鐘的時間(我也沒想到日後會對DV造成嚴重的傷害)。

總之,我做完了一些白癡行為之後,也滿意的想在晚上老公回家時,跟他炫耀我拍到的日食照片。

於是老公回家時,我就跟他談論起今天拍攝日食的種種「壯舉」。他聽了也嘖嘖稱奇,可是他心裡想,不對吧!他老婆這樣耗損相機和DV,應該很快就壞掉了吧!過了幾分鐘,他又仔細問了我到底是怎麼拍的、拍了多久、光線怎麼進入等等的問題。接著又跑去看新DV到底有沒有壞掉,然後又跑來問我拍攝時的設定種種問題。

他的反應讓我很不舒服,好像我做錯一件很嚴重的事情似的,我心裡開始緊繃了起來。

接著又因為友友的體溫有點高,他也開始詢問我今天友友的狀況,更讓我覺得好像被質疑,難道我ㄧ天下來的付出都是假的嗎?

然後我們就發生口角,然後就大吵一架了。

這難道都是日食惹的禍?

 

1.JPG 

有一堆雲飄過,光線弱了點,趕緊搶拍,可是只拍到反射的月形太陽,投射在窗框上。

 

2.JPG 

又有更大團的雲飄過,這時竟然能連續按下快門,這是其中一張。

 

3.JPG 4.JPG

曖昧不明的光線投射在紗窗上,形成一種詭異的感覺。

 

6.JPG 

雖然詭異,植物的葉子卻特別翠綠。

 

7.JPG 

葉脈顯得很清楚。

 

8.JPG 

很鮮嫩的感覺,跟平常的大太陽光真的不太一樣。

 

 

友友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1.JPG 

上星期三,媽媽做了一個起司蛋糕,裡面加了草莓果醬和檸檬汁,好像很好吃的樣子。

 

2.JPG 

媽媽還準備了兩個酒杯,她說要跟又又阿姨一起喝紅酒配起司蛋糕,我也好想一起ㄔㄧ起喝。

 

3.JPG 

哇,紅紅的酒看起來好好喝的樣子,還有蛋糕切開來好香喔!

 

4.JPG 

我想喝我想喝啦!

 

5.JPG 

可是媽媽說我還太小不能喝酒,只能喝蘋果汁。

 

6.JPG 

哼!喝蘋果汁就喝蘋果汁麻,有什麼了不起。

 

7.JPG 

可是我還是好想吃蛋糕和喝那個紅酒啦!

 

8.JPG 

什麼,你以為給我牙餅就能打發我嗎?我還是要吃啦!

 

 

9.JPG 

我來裝可憐樣,媽媽就會給我吃蛋糕了。

 

10.JPG 

終於吃到了,耶!超級好吃的啦!真是讚讚讚啦!不信,改天妳們來我家吃就知道了。

友友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友友八個月大了,會爬會站會搗蛋,什麼東西拿到手先玩弄一番再往嘴巴送。愛翻書、愛探索碗裡面的食物、愛拿遙控器看八點檔。哭的時候愛叫媽媽,笑的時候全身像蟲抓不住。大大的頭上有少少的頭髮,彎彎的笑唇裡面卻還沒長牙齒。看到我的ㄋㄟㄋㄟ會很興奮(別想歪,是肚子餓了),給他吃牙餅時也開始會用身體說謝謝。生氣的時候會大叫,高興的時候咯咯笑。

最愛的人是媽媽,再來是爸爸,然後是兩個舅舅、兩個哥哥,還有阿姨和阿嬤、舅媽,還有我家的狗阿ㄙㄨㄞˊ,最後是看到陌生人會主動對人家微笑。

下面這兩張照片,一個是我,一個是友友,以前就跟朋友說過友友跟我幾乎一個模子,現在再重新比對一下,我發覺連頭型都一樣。果然,孩子不能偷生呢!

相似.jpg 

友友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麥可傑克森走了,這一陣子媒體每天都播放他的新聞。不論是緬懷他的過去,或是探討他的死因,又或是推敲他死前的種種面貌等等,都讓人對這位有如外星人的巨星感到非常不捨與遺憾。

我並不崇拜麥可,但是對他有一種奇特的情感,這份情感要從20多年前的一個同學說起。國中時,學校在每個週一朝會結束時,都會安排一個班級表演才藝,為的是紓解課業壓力或星期一症候群,也能提升同學對各項才藝的欣賞。幾乎每個班級都輪得到上台表演,有的班級很賣力的演出;有的卻一副意興闌珊的模樣,草草了事就下台了。有一週,終於輪到我們班了。

我們班屬於中段班,課業壓力說大不大,說小也不算小,導師對我們的課業要求不會特別嚴格,反倒比較注重我們的品格修養。但是對於每個同學的特性也保持相當的尊重,不會強迫同學的言行舉止一定要統一規格,因此班上的怪胎還真不少。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就是「邊哥」了。

這位「邊哥」本名其實很女性,叫做玲玲,可是因為她的外型有點陽剛,皮膚也比較黑(因為她是泰雅族的女兒),加上她的言行總是很阿莎力,所以大家就很習慣的稱呼她邊哥了。邊哥的肢體非常矯健,跳起舞來不輸給草蜢。她的偶像就是麥可傑克森,在那個年代,女生崇拜的大多是清純偶像女星或是帥氣的男明星,很少有女生如此崇拜這樣的黑人外國明星。我想邊哥會如此崇拜麥可,大概是因為膚色類似,以及喜歡麥可的舞蹈吧!

當我們得知要在幾星期後上台表演時,導師深知邊哥的才藝,就指派她當舞蹈老師,領著我們這幾個小女生開始練習。邊哥選用的舞曲就是麥可當時紅透一個地球的「BAD」,所有的舞碼都是邊哥自己編的,其中有些動作當然會模仿一下麥可的舞步。就這樣,每天下課後,我們幾個女生就留在學校,不斷的練習這曲「BAD」。有時候上段班的同學經過,看見我們練習,也會停留腳步,看得不亦樂乎。這時候我們也會很得意的想著:「妳們跳不到,嘿嘿,快去讀書吧!」

表演的那天終於來臨,雖然有點緊張,但是邊哥的氣勢讓我們暫時忘卻緊張,尤其是看到邊哥當天竟然帶了一個像魔獸般的面具時,大家的驚訝取代了緊張。心想:邊哥真的要帶這副面具上台嗎?校長會不會大發雷霆啊?導師會不會生氣啊?邊哥一慣自信又特立獨行的作風真的讓我們為她捏一把冷汗,但是後來沒人制止,她也就很不客氣的帶著「魔獸」上台了。

一出場,全校就被這張「魔獸」嚇到了,大家驚呼,不曉得這是要搞什麼鬼啊?等音樂一出來,我們的舞步也整齊劃一的踏開,全場更是尖叫了起來,我們根本沒想到這會造成轟動。但是因為全場的尖叫聲,我們跳得更賣力了。跳著跳著,整個禮堂都很振奮,剛開始的緊張一掃而空,彷彿全校的同學都在觀摩一場外星人表演,目不轉睛的看著,就連老師們也瞪大了眼睛。而邊哥簡直就是麥可的化身似的,身體好像也變成魔獸般,舞蹈動作已經出神入化了。在後面跳著的我看著她,覺得她真的已經忘我了。

不知道跳了多久,整曲舞已經結束,跳完的那一刻更是獲得全場如雷的掌聲。沒想到一個週一早晨,我們用這種方法讓全校精神抖擻了起來,也沒想到這樣的才藝會獲得大家的讚賞。導師頓時非常有面子,頭可以抬得很高很高了。更不用說邊哥了,她已經變成全校的風雲人物了。

這位邊哥原本是我有點懼怕的同學,但是因為她邀請我加入練習舞蹈,跟她相處過後,我才知道邊哥心地非常善良,很講義氣,很溫柔卻也很豪爽。有次露營時我竟然被排在睡她旁邊,原本抱著戰戰兢兢的心情入睡,所以根本不敢亂動,沒想到隔天一早邊哥看到我,跟我說:你昨天把腳放在我的肚子上喔!天啊!我ㄧ聽當場羞愧的紅了臉,可是邊哥卻把這當成笑話般談笑過去。我到底在怕她什麼啊!

現在,因為麥可走了,讓我想起這位可愛的邊哥,也想起當年跳舞的趣事。所以我心裡的不捨和遺憾大多是為邊哥而有的情懷,因為我想,邊哥應該是比我們這些任何一個同學,都更心痛更難過的人吧!

IMG_2451.JPG IMG_2450.JPG

畢業時邊哥在我的紀念簿上的留言,從她的筆跡就可以看出她非常豪爽。(ㄙㄨㄞˊ啊是我國中的綽號)

友友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