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的幸福,會是永遠的嗎?

在我三十歲那年,爸爸過世了。就在我面前,一個生命就像一個壞掉的燈泡一樣,突然熄滅無光。那是我第一次,正視生命的脆弱,心裡的震撼勝過於悲傷,驚呆之餘也忘了痛哭。

此後幾年,每當想起爸爸倒下的那個畫面,胸口就抑鬱難紓,一口氣變得好長好長。腦中關於爸爸的回憶一一翻湧上演,歡樂的、痛苦的、寧靜的、爭執的,以及「幸福」的,都鮮明的像電影般,一幕一慕輪播著。這些記憶總是提醒我,爸爸早就不在了,這些都只是回憶而已。

然後,眼淚便會不由自主滾滾落下。有時候在床上,淚濕了枕頭;有時候在路上,滴濕了胸口;有時候,沒有特定地點時間,總之,突如其來的悲傷。這種悲傷,比起爸爸剛過世時,更難熬。

一直到現在,我還是常常夢見爸爸。夢境總是在舊家,一家人歡歡樂樂說說笑笑的情景。有時候是爸爸身體健康的模樣;有時候是他身體生病之後的病容,但不管是哪種樣子,爸爸還是常常以笑臉來入我的夢。

夢醒之後,不是悲傷,而是惆悵、慨然、無奈、遺憾、懊悔、氣憤……,種種情緒讓我無力,有時候會掉進憂鬱的深淵,甚至害怕未來。

未來,幸福會是永遠的嗎?

爸爸過世前,我常常做著牙齒掉落的夢,解夢書說,那表示父母身體有恙,甚至有病亡的徵兆。我總當作迷信,不以為意。雖然爸爸身體真的不太好,長期看醫生吃藥,但還能控制得不錯,誰說那樣的夢準呢?但是爸爸過世之後,我真的沒再做過那樣的夢了。解夢書說的,真的準了。

前一陣子,我又做了一次牙齒搖搖欲墜的夢,這次我有點擔心了起來,難道是媽媽的身體嗎?

媽媽這幾年骨頭開始出現一些症狀,膝關節開始會痛,腰開始會痠,連走路都不能走太久。去年還動了膝關節的手術,術後到現在,還是有問題,她說半夜裡痛得更厲害,有時候甚至無法入眠。最近我帶她去慈濟醫院再做一次檢查,沒想到不只是膝關節的問題,連脊椎都側彎了。醫生說只能靠復建和吃藥,否則就要開刀了。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未來一直一直來,幸福卻不會永遠停留。

現在的幸福,時間到了就會溜走,就算再怎麼珍惜還是會過去。未來的幸福,要靠自己的雙手努力經營,但是到了更久的未來,還是會消逝。唯有回憶,可以讓人一再品嘗,然後榨出酸甜苦辣的各種滋味,複雜的口感,卻叫人難以暢快淋漓。

當然,我明白生命的消逝不代表幸福就會消失,然而所有經歷過幸福滋味的人,都會許願希望時間就停留在最幸福的那一刻,如果人不在了,幸福感還一樣嗎?

週遭的親友,或老或幼,或遠或近,都慢慢的在改變,大家都慢慢的朝同一條路走去。先走的人會知道後面的人的唏噓嗎?每當想起過往的人,與自己曾有的對話、連結,心就會糾結一下,尤其是當時的氛圍若是幸福的時刻,更是讓人難以承受心中的空洞。

我不知道如何排解這樣的痛苦,也不打算找方法排解。我只能盡力把生命過得充實一點、有意義一點,讓自己和週遭的人感覺幸福一點,如果我有這樣的能力的話,就算當時的幸福總有一天會溜走,我也無憾了。

所以,幸福不是永遠的吧!那麼我也只能努力去營造更多的幸福了。

    全站熱搜

    友友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